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周子衡:未来个人信用关系向“无所不在”的方向发展

  • 字号
2016-01-17 15:35:08 来源:和讯网 

社科院金融所博士周子衡
社科院金融所博士周子衡

  和讯网消息 1月17日,由微金融50人论坛主办的“2015-2016年度微金融50人论坛年会”在北京召开,会议主题为“开启未来的梦想——微金融与共享经济”。和讯网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对论坛进行全程图文报道。社科院金融所博士周子衡在论坛中发表演讲。

  以下为嘉宾发言全文:

  周子衡:我不懂区块链,在一个区块链的会议当中,但是它很重要,所以我还在研究、学习,研究和学习的目的不是要搞懂而是要搞懂我究竟有多么不懂,因为太重要了,所以我需要知道我有多么不懂。

  我们回到信用的问题上,信用应该是一个普遍协议下的产物,我们看一个棍子的两头,一头是个很重要的普遍性的协议,另外一头可能是最远端个人或者比个人还小的部分,有没有比个人还小的部分我们下面再说,这个棍子在旧的时代是根直的,也就是说这个协议的一端和另外一端的部分是不可能连在一起的,要把它掰弯了,这个普遍的协议和它的末端的个人就会合在一起,合在一起从法律上来讲比较简单,这个协议,签署这个协议的人足够的多了就可以合在一起了,从法律上。但是这个还是不可能的,一亿人去签合同,好莱坞签合同的时候要做几十个人一个片子,签一上午还签不完,方方面面环节的人都要签,足够多的人都要签署一个普遍的协议好像在技术上就达不到,好象区块链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不懂,所以我觉得好象是可以解决。所以谈一个信用问题先把这个事摆出来这是普遍协议下的产物。

  中国人说利德利功利言就是言而有信,答应过的事就要做到,跟谁答应?老百姓(603883,股吧)说人在做天在看,好象这个协议是人跟天定,所以小岛上选举买票的时候这一边付给你钱一面给你看观音像我们是有协议的,不要拿了我的钱再投别的。这是中国的情况。但是中国没有所谓的诚信概念有诚实有信用没有诚信的概念,诚信的概念来自于西方契约的状态,这个契约又来自于犹太教的一神教,大家只信一个神跟神立约就形成了这个契约。我们掏出美元看,在上帝面前我们相信,什么相信?就是你印的,拿出上帝来就得用你这个钱,所以到了中国就不是上帝了。有先王制币说,王也好、上帝也好就是做基础协议的,有大的宗教信仰的大的背景,所以大家才有普遍的契约在,或者是说有一个强大的政权才可以有普遍的契约在,有普遍的约定在,由此往下才逐步发生发生出现我们所说的信用的问题,所以信用的问题,一个信用发生大致有三个层次的问题:

  一、法律层次,道亦有道,你的道是在法上还是法外?我们说第一个是法律规则的层次。

  二、商业上的惯例,发生的信用,什么情况下要用信用去解决。

  三、财务上的规范。这些东西还得服务财务上的运转,财务上有账期、科目一系列的安排,这是我们熟悉的信用的时代。它的协议最基本的还是法律上的东西,一层层下来这才构成这样一个协议现实的体系。

  我简单说三个问题:一、旧的信用有哪些问题。如果旧的信用体系还挺管用的,新的大家玩玩算了,总体现在的信用体系如果还是管用的就没大的问题,但是我们看旧的信用经济出现了非常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中国是很突出的,在全球也有它的共通性,现有经济体系中心是企业,它的财务安排、组织的安排都是以企业为主导的情况。大致几层一个是说这个信用就是两种,一个是合意取得的,一个是强制取得的,政府是可以强制取得的,它有强制信用,强制信用是公法上的情况。80年代的时候农民收白条,政府收购粮食有普遍的强制性打白条。合意是司法上支持的,所以司法上支持的就是人保和物保两种,人保看人就可以了,物保要看物,人保一定是发生在熟悉的人之间,物保是发生在不那么熟悉的人,东西熟悉就可以了,东西到底值不值。所以大量的物保是发生在最近这两三个世纪经济普遍发展之后信用在扩张,所以目前这样一个信用体系是商业信用和银行信用,这是两个最主要的部分,它的核心都是企业的,它的底板是企业的,整个规格都是按企业走的。那么在个人这一端就相对收的很紧了,我们国家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把商业信用取消了,只有车船票、影剧院票这些是有商业信用的,其他一概没有,所以企业之间的账目怎么处理,到90年代普遍表态算钱了,账目要调了,以前是划拨就完了。所以到了90年代那些企业普遍都被勒死了,到底怎么解决是很麻烦的问题,所以才恢复银行体系银行强调所谓的金融贡献力大量往里投钱,让银行信用扩张开来,这样企业信用才慢慢确立和松绑。是我们看到的一个情况,大致的过去的30多年。

  现在的问题就变的很严重了,我们知道企业负债率过高,债务的结构有问题,无论从所有制、产业规模、期限结构、利率水平都有问题,国企改革都在这个范围,政府债务水平比较高,地方融资平台、政府债务、大规模拆迁开发等等也有很多社会的压力在。家庭的债务反而是收入比较低的,先说企业和政府的部门,部门主要是我们GDP主要的支撑,GDP一年增长速度摆在这里,体量又很大,整个负债水平又比较高,融资需求就大,融资需求怎么融?要么是人保要么是物保,人保方面国企好做一点,大企业好做一点。物保方面这么大的经济增长规模所需要的资金量需要多少抵押品?能有多少抵押品,因为整个经济产出当中能够作为银行信用抵押给银行的比较少的一个部分,每年要生产出这么多GDP来,能够做抵押的又少,怎么算?人保范围担保保证那块又有限,我们看大量生产抵押品的比如钢材,钢材是可以向银行抵押的,铁矿石不可以、焦炭不可以,要把焦炭和铁矿石炼出钢来就可以。那就有人愿意投了,即便是钢材的利润少于白菜的利润,但是对不起白菜不能到银行做抵押,所以在一个厂院当中把一万吨白菜码平白菜就开始烂了,所以钢材价格从2300跌到1800,随便可以从银行拿出1500万一万吨的贷款,这一万吨贷款赚三个月利润是多少,大家缺抵押品,整个经济口缺在这儿。我们知道北京雾霾部分贡献率已经很大了,所以现有的信用体系、经济已经打成一个死结了,家庭部门也是这样,家庭部门基本上是在98年以后才有住房贷款,基本可以借钱2000年以后银行普遍发看开始办信用卡,到了一定年龄不给办信用卡,家庭的债务收入水平是不高的,乡镇的ATM机没有普及到,所以信用卡负债水平这块是可以预见到的,所以家庭收入一个是工薪收入、投资收入还有一个部分的收入欠缺的就是债务收入,企业和政府债务扩张都非常快造成了所谓的债务繁荣家庭债务就很有限,整个经济就不匹配,是这样一个状态。所以我们按照老的信用体系上来看的时候就会说,抵押肯定是有极限的,物保肯定是有极限的,越来越成熟和发达的经济一定是陌生人跟陌生人打交道,离开了物单纯的人保也做不到,所以商业信用、银行信用的天花板出现了,整个约束是非常大的,这就是我们既有这样一个经济的状态。所以当真正棍子变的很长的时候两头要弯到一起去的困难就更大了,这是说的第一个问题。

  二、新的信用时代已经开始到来了,这个新信用时代跟我们所谓的新的经济是相关的,这个经济的变化我们首先从交易上来看,经济活动的基本方式不是收藏在我看来是交易,或者是说一个完整的经济过程必须通过交易最后来实现,光有生产没有交易是不行的,现代的交易整个因为网络的进来,整个交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第一是交易时间发生了变化,一般营业时间是6个小时、8个小时,现在交易时间是无缝的24小时,24小时交易时间使得企业主导下的账期划分发生了变化,以前是日还有逃掉法定节假日做企业账期,上下游企业之间都有账期安排。是一整套完成的账期的,但是现在这个在交易末端在变,交易空间也就变了,只要信息能够覆盖到的范围都是可做交易的空间,支付帐户的体系也在变,变为更广泛、更细腻,每一个个人都拥有账户而且可能拥有更多帐户。剩下的部分是所谓物流的空间。

  交易的主体也变了,以前交易主体是企业然后到自然人,现在交易更多是发生在帐户之间,从工商行的帐户转到光大行的账户上这是我一个人完成的,这里头也就发生很多个交易,这个交易的主体也更多。交易对象也会更多,有的是需要物流的,有的是不需要物流的。这样时间变化就是很细密主体也变的广泛,规则这个部分有强制的和自愿的,这个范围就变的比较模糊了,从一个交易平台被踢出去是很严重的后果,那么信用资源很广泛了,不是物的问题、人的问题这两个范围都在扩张还有一些可转换的记录,比如走多少步还可以捐出去这些可能都成为信用的资源,这是第二个问题。

  三、未来可能会往哪个方向走。我们看第一个信用关系是无所不在的,以前的信用关系是要建立那些协议的提供只是说有这种可能,现在信用关系的发展就要向着一种“无所不在”的方向走,它更普遍的发生,无论时间上、空间上、主体上这些已有很多的旧的边界都会被消失,所以信用链条也会无限的延展我们看到棍子弯成一个圈的样子,网络上的信用将无所不在,所以信用的规则也是无所不在的,不是更方便规则越来越少,恰恰相反是越来越多,规则的强制力事实上是更强的,不是还不了账是寸步难行的,所以后面的基础协议是更广泛的普遍的建立,这个建立超过了已有立法体系的,所以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区块链技术可能发挥一个作用,那些散点。所以这个信用的主体会变化,就是无穷放大会格式化,以往这些东西都会被格式化到一个新的信用状态下的时候变的极其细密到主体账户上,信用关系网络体系生态化会更为复杂,交互式信用无所不在不是单向单行的,次生信用关系也会不断发生层次复杂,所以新的信用跟新的货币之间的关系变的比较模糊了,有的时候可能会连在一起,到底用货币支付的还是信用来支付的,可能已经变的不重要了,所以未来信用的发展可能也改变了货币的形态。就到这里,谢谢!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新闻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