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开始众筹徐建军:他只做了一件事 就足够令人尖叫

2016-07-11 08:46:57 创业邦  Amber

  开始众筹创始人兼CEO徐建军有两个背景,一个是媒体的、一个是金融的:

  不到三十岁,他就成为《青年时报》的副总编,并把旗下周刊《行报》做到杭州周刊市场零售之第一;

  2009年,徐建军离开媒体行业,在P2P概念最火的时候参与创办了速贷邦。

  而“开始众筹”是徐建军基于两个行业思考后的一种整合的,他认为:“传统媒体行业苦于离钱太远,无法有持续盈利模式;而金融行业又实在枯燥,无法变得灵动好玩。”

  2013年,徐建军和拇指阅读创始人、原《21世纪经济报道》新闻总监左志坚在一起聊到了“众筹”。他们一致认为那时候的关于众筹的玩法还是太单一:产品众筹、股权众筹等,其背后蕴含的意义无非就是:我给你钱,你要么给我产品、要么给我收益。在这个过程中,众筹给予双方的体验缺乏参与感和个性化。

  曾经一起共事过的几个媒体人再聚头,大家已经新添了不少身份标签:“连续创业者”、“金融背景”、“社交媒体创业”,这种高度混合的基因特质让他们想做一个和电商基因、金融基因众筹完全不一样的产品。“我们挖掘出了国内、国外从来没有关照过的一类资产、一类商品,这类商品我们理解成生活方式。”徐建军还告诉创业邦,“如果要说我们和其他众筹有什么不一样,那最大的区别就是顶层价值观。”

  创业邦这样尝试理解他的“顶层价值观”:每一个众筹产品都是众筹人的一种人生态度的体现,一种价值观的折射,它有商业的诉求,但并不过于商业化。

  从内容爆款出发

  在开始众筹之前,徐建军做的是个纯内容平台“开始吧”微信公众号,那是在2013年,当时微信公众号还处于红利期的巅峰。当时,负责“开始吧”的运营人员也是媒体人出身,曾在某纸媒担任娱乐版主编。通过早期的一个又一个“十万+”爆款,“开始吧”积累了最早、也是最忠实的一批“高感性用户”。这些用户偏爱“故事化”、“个性化”的内容,并能给平台带了很好的二次、甚至三次传播效力。

  这就是开始众筹的起点,几乎不用烧一分钱,如此低价地获得了250万公众号用户。

  当内容导流初局效应,徐建军和团队开始打算把用户往“付费”、“参与”等后端行为引导。2015年3月,开始众筹正式上线众筹产品,其中品类最多的是民宿类产品,其他包含的有:餐饮、造物、公益等。

  徐建军发现,每一代创业,较之上一代的创业,都是从一个角度出发的,即“去中心化”。这就好比,以前我们拥有淘宝、京东这样中心化的电商购物平台,而我们现在多了更多垂直的、去中心化的电商平台,例如网易考拉、小红书、蜜芽。又或者,我们曾经出行旅游,只会选择连锁的、标准的酒店产品,例如如家、全季,而我们现在有了更多去中心化的、零碎的、精品化的住宿选择,例如Airbnb、小猪短租。最终,一个固有的“大中心”被去除,更多零散的“小中心”出现,这就是创业的去中心化。

  今年4月,开始众筹和国内专业乡村文旅投资运营机构“乡伴”共同合作,一起用众筹的模式改造村落、民居,把他们变成有一定规模的民宿产品。在选定一些改造标的后,开始众筹会接手前期的整合与包装,一起参与到过程中,把这些众筹产品以内容的形式呈现给共建人,并完成一定数额的众筹。

  徐建军告诉创业邦,“开始众筹上所有的共建人招募都是基于双向选择的。”在这个过程里,投资人并不单纯帮助筹钱,还需要深度参与到项目的策划和共建过程,一起搭房子、一起运营、一起树立品牌。开始众筹有这样的Slogan,“这就是你报复平庸的方式”,从筹钱、筹人、到筹点子,每个人最后的价值都将体现在产品中。当然,开始众筹上的故事还有很多……一般来说,从项目的发起到准备、上线、完成众筹一般历时1个月左右。

  消费升级即为个性化

  目前,开始众筹已经拥有1000万的用户;13个月来,平台共收集项目量300个,总众筹额为4亿,人均消费额为3000元。

  总的来说,作为一个互联网产品、众筹产品,开始众筹跑得并不算太快,每天上新项目量还不到1个。导致这种慢悠悠的发展一方面是人为控制,一方面也是市场所致。由于强调众筹产品的“个性化基因”,开始众筹注定不会拥有特别大的用户基础,因为它服务的人群是那帮对生活有着“升级需求”的人。徐建军认为,“我们只要服务好这群头部消费群体,这就是个万亿级别市场。”

  徐建军是这样理解“消费升级”的。“我用一句话来定义,消费升级就是个性化对标准化的升级。”如今,我们都置身于消费升级的浪潮里,在这种趋势下会出现大量的、新兴的、符合时代需求的创业项目。它们被分为两类,一类是内容型创业,而另外一种则是工具型创业。

  徐建军认为“开始众筹”就是内容型创业的一种。它偏好的资产模型和投资标的就是:一块土地、土地上有一个物业(或一种商业行为),一方面,这个物业可以带来收入,有流水,有盈利;另一方面,它并不拥有太大的指数型发展(也就是说快速、可复制能力低),但对于个人而言是不错的投资资产。

  而工具型创业则是将那些基础需求满足,让社会运转效率越来越高、速度越来愈快。在这一方面,共享经济是很好的案例。通过技能、物品的共享,Uber、滴滴、Airbnb、闲鱼等产品已经极大改善了人们对于基础生活的效率提升。

  工具型创业浪潮是消费升级1.0时代的最显著特征;而消费升级2.0时代的代表一定会是内容型创业。“当我们开始追求更好的生活、更有品质的生活时,那些能够提升效率、改变供给的工具产品已经无法满足我们了。”

  徐建军强调,他嘴里所谓的“内容型创业”并不只是那些文化创意产业。“即便你去开一个民宿,我们也把它理解成自媒体,也理解成内容创业。包括今天所有垂直的细分行业,你可能跟狭义上的内容没有关系,但是广义上来看,都被我们归为内容创业。”

  未来,消费升级一定会这样发展:首先,做内容的只会越做越垂直,而做工具的只会越做越高效,因为工具产品的本质是功能;这就好比所有投资人都会问创业者,“你的(工具)产品是不是高频刚需的?”如果不是的话,这种工具型产品就基本没戏。其次,内容创业的产品不需要太多粉丝,因为高度垂直、有极强的黏性,它们只要善于经营这些高质量粉丝就足以获得很好。第三,内容创业是一种真正适合平凡人的创业模式。即使很小的团队、很细分的领域,都可以把它变成一种有盈利模式、可持续的商业行为,甚至将商业和生活融合,成为时下人群的一种“新型生活方式”。

(责任编辑:王姝睿 HF059)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开始众筹徐建军:他只做了一件事 就足够令人尖叫》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