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黑白校园:带5000+校园合伙人玩转校园变脸

2016-11-07 14:42:05 企业观察家 

  张小平

  一进黑白校园办公室,有一种错进了大学课堂的感觉,年轻的脸庞和气息扑面而来,他们的员工几乎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有校内在前,为什么还要定位大学生群体?这个群体的变现契机在哪里?

  黑白校园,是一个带有变脸功能的校园分时信息共享平台。白天早7时到晚9时实名发帖,做闪闪发光的小天使;夜晚 9 时到次日 7 时匿名发帖,做心事驰骋的骚年。用户可以看到很多劲爆的消息,而这些信息都来自于校园身边的同学们。黑夜发帖自带LBS功能,可见晚上匿名发帖离自己的距离,让高校匿名聊天更真实、刺激。

  一进黑白校园办公室,有一种错进了大学课堂的感觉,年轻的脸庞和气息扑面而来,他们的员工几乎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有校内在前,为什么还要定位大学生群体?这个群体的变现契机在哪里?他们与Facebook有何不同。带着不断扩大的脑洞,我们与黑白校园COO姬鲲对座而谈。

  学校这堵墙挡住了信息的流通

  对于黑白校园为什么定位大学生群体,姬鲲说还得从共享经济说起。

  作为从中国互联网鼻祖阿里出来的创业老兵,姬鲲觉得共享经济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模式。“我们觉得共享经济事实上可能在服务上有一个升级,就是把用户的某一种需求满足得更好。我们有一个投资人投了Airbnb,他们应该算共享经济模式的鼻祖,然后我们也听过他介绍投他们最根本的原因,租房这件事本身其实应该是很早以前就出现了,也有各种各样的形式,但是如果把租房的体验做升级的话,那就可以说有一个相对更大的商业机会在里面。所以我们觉得,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里,应该有一些人群的某些行为其实没有被满足得特别好,或者这种信息不是特别通畅。那么我们觉得所有能让信息更通畅,或者解决两端的这种信息流对称的问题都是大生意,都是大的商业机会。”

  这里面就出现了有一部分内容是通过实现共享经济来满足的,这也是姬鲲选择校园这个人群的原因,因为他们代表着年轻群体。他说:“我们发现,这部分人群里有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大的机会,就是学校这堵墙其实挡了一部分信息,学校里面的信息跟外面的信息,甚至学校里面的信息都是不对称的。我们就想提供这么一个平台,让大家把信息都分享出来,我们提供一些工具,然后让全国所有的大学生,不管一、二、三线城市,不管是本科还是专科,大家享受的信息都是一致的。我们认为这种信息的一致就会让年轻人在这里面获得一定的内容,以此让我们有一定的商业价值。这是我们做这件事的本心。”

  黑白校园与Facebook撞脸了吗?

  在共享经济模式里,与之联想度最高的就是Facebook,所以刚与姬鲲落座不久,笔者就问到这个问题,他给出的答案是:“其实Facebook是一个对我们来说挺明确的对标方式。很多人问我们黑白校园未来成功的标志是什么,我说成功的标志是校园那俩字我们可以擦掉的时候。除了学校,中国没有任何一个群体能在一万平方米聚集一万多人,任何一个正确的东西放到这个高密集度的人群里,它就应该会爆发。那么如果你从学校里面炸裂开来,再把学校这堵墙推掉的话,那就意味着你服务的是年轻人。所以我们觉得跟Facebook有点儿像,至少从初衷和方向上有点儿像”。

  黑白校园也许与早期的Facebook撞了一下衫,但并未撞脸。Facebook的前身是Facemash,当时他们做的是哈佛校园的社交平台,但黑白校园的准确定位用姬鲲的话说是“大学生生活信息服务平台”。

  对于为什么不是定位纯社交平台,姬鲲指出:“社交最重要的两个动作是触达和破冰。目前大部分平台解决的都是触达的问题,即相遇相识。但随后的破冰很复杂,这是由于大学生和成人社交本质区别决定的:成人社交的出发点主要是婚恋,但学生目的性没有成人这么强,很多时候他们只是想体验恋爱过程。”

  姬鲲认为,如果触达之后无法在自己的平台上完成破冰,就没法完成社交闭环,就产生不了商业价值。而破冰最重要的是基于某些共同爱好,也就是场景,来建立社交。

  在现在国内的学校环境里,学生之间的信息传递主要还是靠口口相传。线上大学校园没有统一入口,线下也是十几年如一日地靠布告。因此在学校这块,最近有大批的资金开始涌进:阿里系和深创投各种 O2O 校园金融兼职平台,等等。

  在姬鲲看来,这样的触达介质更像是服务于学生这个特定群体的一套基础设施。这种基础设施所拥有的服务能力很好理解,比如 “在 1500 个校园之内同时贴一张海报”这件事,真正能做到的公司就很少。巨头瞄准了学生这个更有潜力的群体,他们希望能在这套基础设施上添加一层新的服务,因此所有公司都在为巨头做触达场景问题。而一旦拥有触达学生的能力,以这套触达网络来做流量本身就是个潜力无限的生意。

  5000+合伙人引导着平台的黏性

  当姬鲲告诉笔者,他们有5000多个校园合伙人时,笔者的大脑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了小岳岳的经典台词“我的天哪!”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据姬鲲介绍,他们有个金字塔式的体系,黑白校园在全国有三个大区经理,这三个大区经理下面又有7个全职的大学经理,大多数时间在他们的区域里工作,每个月回北京来开会、述职。然后7个经理下面有46个城市经理,这些城市经理是学生,但是有固定工资,他们分布在各个大学里,然后他们下面有5000多个在校园有影响力的合伙人,同时也是校园大使。解决了这5000合伙人的黏性,用户的黏性也算解决了一大半了。

  对于这些特立独行的“90后”来说,能让他们付出热情的未必是直接给钱,但黑白校园为他们做了不少烧钱烧脑的工作,“要让这些‘90后’始终跟你有关系,始终认同你,每个月可能光物料、搞活动、全国性的培训可能还是挺大一笔钱的。”

  对于为什么有校内在前,黑白校园还要做大学生平台,姬鲲说这正是他们有这么多“90后”员工和合伙人的原因。“年轻人的市场就应该年轻人做,‘90后’的新锐,他们做事情比较有魄力,比较敢闯,而且对‘90后’也比较了解,所以他们做很多事情,0到1的时候速度会比较快。”

  目前,黑白校园有 1500 个校园渠道体系,而且各个学校的信息之间是跨区互通的。下一步他们打算继续做好更本地化的校园信息服务,并成立商业联盟计划, 把某一最好体系的服务商接入进来,同时更多地迭代活动信息方面的内容,“解决信息不对称之后更重要的是把这些信息的后续价值迁移到线下,通过活动还给大学生真正属于自己的大学生活。”

  信息流—现金流,如何七十二变

  在盈利模式方面,黑白校园之前预设了三个变现通道:一是为 O2O 导流,下一个版本会上支付;二是挖掘更天然的广告价值,学生是教育出国类服务商的主要群体,但这些公司在用户获取上依然主要靠贴海报,黑白校园可以作为更好的线上广告平台;三是作为进入大学的一套线上 + 线下触达渠道,比如通过黑白校园让滑雪公司进入校园。

  虽然三个变现模式目前还未全部实施,但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营收。姬鲲透露,“信息是天然变现途径,我们现在主要的营收来自于2B,就是企业端。今年大概会做到3000万元。”

  对于商业模式,姬鲲说在未来还有更多可能。“刚走的那个人是淘宝的,淘宝看上去什么都不缺,但是淘宝说,我们需要有人精准地把学生在有些特定的商品或特定的服务当中带到淘宝来,就找我们来合作,就是认为我们在这方面的精准程度比淘宝可能要更精准一些。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一个价值,中间肯定都会有一些商业模式出现。”

  根据姬鲲提供的数据,目前黑白校园注册用户达到 300 万(预计明年完成基数600万的积累),覆盖 2700 所高校,日活 率10%左右,每日新增约 3 万条信息内容。2015年年底,黑白校园已完成了A轮共 2000多万元的融资。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黑白校园:带5000+校园合伙人玩转校园变脸》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