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深度调研:国际资本如何看K-12在线教育项目

2016-12-14 10:10:47 和讯名家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鲸媒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文由鲸媒体编译自Edsurge Research

  23亿美元。

  这是美国自2010年以来,在K-12领域投资教育科技公司的投资数额。

  这个数看起来是大到夸张?比你想象的要小?还是听起来正合适呢?

  我们在本文中,将会将这个复杂的数字分解。我们会探索这个数字的由来以及资本接下来的流向,我们还会分析这对于企业家,投资人以及学生,老师和学校各意味着什么。

  但毫无疑问这个数字是很重要的。风险投资允许人们辞职然后投入到建造伟大事业的浪潮中。尽管一些人喜欢用最少的资源去做事,但那些获得了风投基金的公司往往能够迅速扩张,会深刻地影响教学工具的内容和形式。然而,太多的资金有时候带来的毁坏程度和太少的资金是一样的,因为这些钱添加了很多附加条款。如果没有成功的迹象,资本退出的速度和它们进入的速度一样快。

  进入教育科技领域6年来,无论是投资者还是企业家都变得更聪明且更加慎重,因为他们知道有千万个老师和学生在使用这个工具。他们知道风险不仅仅是涉及到金钱那么简单,当一个教育科技公司破产的时候,老师和学生们的希望也破灭了。

  这就是在线教育面临艰难选择的时刻。媒体不断放出报道,给出虚高的目标和吸引人的融资数字,尽管媒体一直在否认他们在这么做。而如果想要让科技成功服务学生和教师,金融家和企业家们必须要认识到一个更加微妙和复杂的现实。接下来我们就一起来讨论这个问题。

  教育投入资本很多?的确是这样,然而——

  投资家们的确在2010年到2015年之间投入了23亿美元在K-12在线教育领域。然而,如果这个数字看起来很低,因为新闻常常将很多其他教育理念和K-12领域的概念混在一起报道,如企业教学,成人教育,高等教育和国际投资,如果把这些都加起来,投资额仅2015年一年就很轻松地突破了20亿美元了。

  

当然,在过去六年中有大量的资金涌入了K-12在线教育,比之前都要多。对于一个历史坎坷的行业来说,这意义重大。

  当然,在过去六年中有大量的资金涌入了K-12在线教育,比之前都要多。对于一个历史坎坷的行业来说,这意义重大。

  最近一次K-12获得大量资金还是在1999年和2000年,那个时候风投基金将10亿美金分给了65家公司,投资的类型也多种多样,从盈利的特殊学校到给学校的计算机实验室(ZapMe)。当2001年股市低谷时,教育公司也崩溃了。后来尽管经济恢复了,投资家也不再投资教育了。

  即便如此,2010年左右基金又开始涌入k-12教育中。

  资金是如何流动的

  在一个公司实现资金退出前,钱会多次流动。

  

在线教育企业家相信新技术能够带给教育改变,并且能够减轻大企业集团对于教育的控制。像费城的Dreamit和StartL 这样的孵化器会给创业企业投资。

  在线教育企业家相信新技术能够带给教育改变,并且能够减轻大企业集团对于教育的控制。像费城的Dreamit和StartL 这样的孵化器会给创业企业投资。

  在2011年,Imagine K12项目在Bay地区展开,非盈利组织NewSchools Venture Fund开始做出小规模的种子投资,最大的金额是10万美金,他们的资金来源主要是个人和基金的捐赠。

  对教育有热情的天使投资人也开始投资在线教育企业。企业家和慈善家Mitch Kapor 和他的妻子Freada Kapor Klein开始从天使投资转到成立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基金,并且特别关注教育行业。

  快进看看,2016年早期也有14个在线教育孵化器孵化出了超过100家创业公司,给了他们最慷慨的资金支持和许多社会资源。另外一个引人注目的事是:超级天使投资人- 例如LinkedIn的创始人Reid Hoffman和Ulu基金的Clint Korver和Miriam Rivera,投入了和小型基金差不多的投资数额。天使投资人,超级天使投资人,孵化器和基金一起在过去六年里投资了超过250家公司,总额超过2亿3千万美金。

  在线教育投资人:投资人到底有多活跃

  尽管有很多在线教育投资人,但是大多数一年只会投一个K-12项目。

  随着这些公司的数字不断增多,那些专注于投资教育的基金也筹集到了超过3亿美金。包括在加州的Reach 基金,Owl 基金, Learn 资本和来自纽约的Rethink 教育。举个例子:2011年一个非盈利机构NewSchools风险投资部门已经现在成长为Reach 基金,管理5400万美金并且在那些承诺在公立学校内做出影响的机构中投资了200万美金,同时获得了很高的投资回报率。另外,Owl 基金在2015年筹集了1亿美金,用于投资K-12教育里的数据驱动学习领域,并且在Newsela的1500万B轮投资和Quizlet的1200万美金的A轮投资中领投。公募基金GSV也给了个人投资者机会去投资一些高潜力的公司,包括十几个教育公司,而且在这些公司被收购或者上市的时候成功退出。

  这些投资种子轮和A轮公司的投资人有着明确的目标,要对他们的合伙人负责。在我们2015年开展的针对24家在线教育公司的调查中,40%的公司说他们的资金起码有70%都来自于个人。Reach和Owl的资金很大一部分都来源于热爱教育的个人,别的教育基金也一样。Learn基金,开始是由培生集团资助的,现在已经有很多国际投资人加入了。相比之下,对于大多数普通资金来说,有钱的个人投资者投资的数额可能都占不到2%。

  

具备怎样特质的在线教育公司会成功

  具备怎样特质的在线教育公司会成功

  投资者喜欢看到收益和高回报率。

  

【干货】不得不读的全球教育产业投资风向

  即使如此,每个有目标的公司-即使是Kapor这样只依赖创始人个人财富的基金都在强调他们的投资会有回报。“我们想要看到改变,我们想要看到学生和老师们在一个有趣的环境下学习。”Kapor的合伙人Brian Dixon说道。但是一个公司不能只有野心,他说:“他们还必须要找到一个方法生存下去,这就是创业公司的性质。”

  这些投资者想要更多的活跃用户而不仅仅是注册用户,还想要看到真正的收益。这些都会提高公司的市值并且让学校愿意为之掏钱,因此投资投的是未来。同时,我们调查过的公司还将“回报的时间”看做是K-12公司成功最不重要的信号-也可能证明了大多数被调查人都投资的是相对早期的公司。

  在线教育投资人俱乐部

  在线教育投资人会根据他们关注的方向,交易规模,活跃程度不同而区别

  

美国K-12在线教育公司的资本来源显然不止这些投资者。2015年是最大投入的一年。投资数额达到7亿4千1百万美元,既包括超过50个天使轮,种子轮的投资,也包括比往年多的B轮投资。

【干货】不得不读的全球教育产业投资风向

  美国K-12在线教育公司的资本来源显然不止这些投资者。2015年是最大投入的一年。投资数额达到7亿4千1百万美元,既包括超过50个天使轮,种子轮的投资,也包括比往年多的B轮投资。

  孵化器和关注教育的基金已经成功吸引到了别的领域的投资人的注意。一些大的基金也参与了2015年前10大投资。然而,这个多样性显然还不够:很多公司只投资了1-2个K12在线教育公司,有的时候还是和高等教育,公司培训或者国际教育一起投资的。这些投资者的是否会追投很关键。任何一个成熟的市场都需要多样化的投资组合,证明它会产生一些人人都想要的企业。

  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点:国际投资者,尤其是来自于中国的投资越来越多。仅在2015年,中国的投资人就已经投资了20个本国的在线教育公司,总额超过13亿美元。

  有时候,政策会限制垄断企业,有的时候市场会限制。几十年来,很多美国学校里的产品都是由极少数的出版公司提供的。而最近的创业公司大潮,包括很多由原来的教育从业者创办的,也刺激着这些寡头去重新构想他们的策略,领导方式和产品。

  但是这些迅速涌入的资本是否只是在创造新巨头呢?资金如何创造能够生存下去的在线教育公司,去创造那些能够为学校创造深刻和有广度的价值,而不是减少那些保持市场敏捷度的良性竞争呢?

  对K-12在线教育公司的投资

  最大的10笔投资基本上吸引了超过全年一半的资本

  

【干货】不得不读的全球教育产业投资风向

  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投资人似乎总有一定的偏好。每年的融资前十名总是占据了全年近一半的在线教育投资总额。在过去的六年内,近15%的公司(共有50家)吸引了75%的资本。这个现象并不仅出现在在线教育领域,生物科技领域也如是。在过去六年内吸引大量资金的仍有很多不仅仅开展K-12教育:knewton和Chegg同样开展了高等教育业务。AltSchool(在B轮融资1亿美金,成为2015年K-12领域内最大的交易)也在发展私立学校的在线教育。

  获得最多资金的前十家公司

  每年都是少数几家公司掌控资本

  

【干货】不得不读的全球教育产业投资风向

  ps:对于2015年的十笔教育界最大投资,以下为鲸媒体整理的资料:

  TheNoodleCompanies(曾出现在TOP10一次)

  简介:TheNoodleCompanies目前有三家子公司——Noodle、NoodlePartners和NoodleMarkets。Noodle是一个教育网站,主要在教育信息整合方面,帮助家庭找到合适的学前班、大学、导师或任何其他学习资源;NoodlePartners作为技术提供方与院校合作,帮助高校改进教学工具,降低成本和增加规模;NoodleMarkets直接联通学校、教育科技公司和经销商,改变K-12教育机构购买产品和服务的方式。

  融资情况

  2015年12月,美国在线教育公司TheNoodleCompanies对外宣布已融资2800万美金;

  2016年1月,TheNoodleCompanies旗下子公司NoodleMarkets宣布获300万美元种子轮投资,投资方为RethinkEducation,RethinkEducation是一个长期专注于种子期和成长期教育公司的项目投资机构。

  2016年10月,TheNoodleCompanies旗下子公司NoodlePartners宣布获得4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由费城的OsageVenturePartners领投,NewMarketsVenturePartners、500Startups以及其它投资人跟投。

  Schoollogy(在TOP10出现过两次,2012、2015)

  简介:Schoology主要是一个在线学习资源的社交媒体平台,类似于一个辅助型的学习平台,主要帮助K12学校和大学做课程管理,学习资源分配、学习活动及结果跟踪以及为师生之间提供交互沟通渠道。

  2012年4月,Schoology宣布完成的融资,由FirstMarkCapital领投,FirstMarkCapital是纽约州一家风险投资公司。

  BrightBytes(在TOP10出现过两次,2014、2015)

  简介:BrightBytes旗下的产品叫Clarity,是一个借助数据分析并结合专家研究,为K12学校提供管理咨询报告的平台。主要通过K-12机构的SaaS平台,从学校获取最新研究和数据,然后将复杂的数据转换为可操作的信息。据了解,Clarity属于SaaS服务,使用产品的校长不需下载任何软件,所有环节都可以在PC、平板或手机端进行。目前,Clarity主要提供两个模块的服务:CASE分析学校在科技产品上支出决策是否合理,EarlyWarning通过跟踪分析学生数据预测哪些人有退学风险。

  2015年7月,BrightBytes宣布获,由Insight Venture Partners领投,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Learn Capital、和Rethink Education等参投。

  Instructure(在TOP10出现过三次,2011、2013、2015)

  简介:Instructure是一家教学管理系统公司,2015年11月13日在纽交所上市,其旗下的产品 Canvas是一款教学管理系统,可以提供在线课程管理功能,包括成绩单、评估工具、讨论工具和在线聊天等多项功能。

  2010年3月,Instructure 完成 110 万美元 A 轮融资,投资方为 EPIC Ventures、Instructure 创始人 Josh Coates。

  2011年4月,Instructure 完成 B 轮融资,金额为 800 万美元,EPIC Ventures 和 TomorrowVentures 领投,OpenView Venture Partners和 Tim Draper 跟投。

  2013年6月,Instructure D 轮融资完成3000万美元,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领投, EPIC Ventures 和 TomorrowVentures 领投。

  2015年2月,Instructure 完成 4000 万美元 E 轮融资,由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EPIC Ventures, OpenView Venture Partners 和 Insight Venture Partners 参与。

  Knewton(在TOP10出现过三次,2010、2011、2015)

  简介:Knewton成立于2008年,是一个自适应学习平台,主要通过数据收集、推断及建议三部曲来提供个性化的教学,并针对每一位学习者的个性化需求进行适配。

  融资及布局

  2010 年, Knewton获1250万美元 C轮融资,由FirstMark Capital 领投;

  2011 年,获3300 万美元融资,由 Founders Fund 领投;

  2013 年 12 月,获 5100 万美元 E 轮投资,由 Atomico 领投;

  2015 年 10 月,Knewton 获得 4225 万美元投资;

  2016年2月,Knewton宣布完成5200万美元F轮融资,由比利时风投机构Sofina与伦敦的投资方Atomico领投,其他的国际性投资方则包括新加坡的EDBI以及好未来。本轮融资后,Knewton 计划将在未来重点拓展包括中国、日本、印度和新加坡在内的亚洲市场。

  今年1月,Knewton与培生集团宣布合作建立个性化 K-12 数学教育产品。Knewton 将通过自己的自适应平台支持培生目前拥有 600万学生用户的 enVisionMATH 课程系统,合作后的版本为 enVisionMATH2.0,并在 2016 年秋季推出 3-5 年级的课程。此外, 该课程将在 2017 年拓展到其他年级。

  今年 1 月,Knewton 还与好未来签署全方位的业务合作协议,根据协议规定,Knewton 将帮助好未来搭建针对每位学习者个性化需求的在线课堂资料和学习平台;Knewton还与国内中小学作业平台一起作业网确立了合作关系。

  Littlebits(在TOP10出现过两次,2013、2015)

  简介:Littlebits是一家硬件创业企业,大家可以用玩具拼接出各种可以用于生活、工作、娱乐的小玩意。用户可发挥创造力操作类似乐高的模块化电子元件,让它们互相咬合以完成对话、移动等各种编程娱乐。儿童和成年人都只需用细小磁铁,便可轻松玩转各种物理计算和工程设计的原理。

  2015年6月,获得442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领投方为DFJ Growth;

  2013年11月,完成数额为1110万美元的B轮融资;

  2012年7月,宣布获得365万美元的投资,融资投资方主要有True Ventures、Khosla Ventures、O’Reilly AlphaTech Ventures 和Lerer Ventures。

  Sphero(曾出现在TOP10一次)

  简介:Sphero是一家机器人技术公司,主要产品是球形机器人,一个可编程的机器球。孩子可以对这颗小球进行简单的编程,比如调整Sphero的LED灯光颜色、速度以及自转等参数,体验开发者的乐趣。目前,Sphero计划只面向三、四、五年级的小学生。

  2015年6月, Sphero获4500万美元融资,由Mercato Partners领投,迪士尼跟投。

  融资情况

  2015年6月, Sphero获4500万美元融资,由Mercato Partners领投,迪士尼跟投。

  8. Duolingo(多邻国)(在TOP10出现过三次,2012、2014、2015)

  简介

  duolingo 是一个教育初创公司,其产品多邻国是一个语言学习平台,采用游戏化的学习方式。

  融资情况

  2015年6月,完成4500万美元D轮融资,谷歌投资基金(Google Capital)领投,之前的投资方Union Square Ventures, 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继续跟投。

  9. varsity tutors(曾出现在TOP10一次)

  简介

  Varsity Tutors 就是一个连接精英教师和学生的在线教育平台。Varsity Tutors 平台上的教师都经过筛选,基本是来自哈佛、斯坦福等名校的精英,学生可以通过平台接受到线上或者线下的辅导。线下教学部分,教师可以到学校或者到家里进行授课;线上则提供视频聊天教学,具有文本编辑、白板等功能。Varsity Tutors 还有一款产品叫 Varsity Learning Tools,主要为学生免费提供学术内容。

  融资情况

  2015年11月,获 5000万美元 B 轮融资,由 Technology Crossover Ventures 和 Adam Levine 领投。

  10. Altschool(在TOP10出现过两次,2014、2015)

  简介

  Altschool是一个以小班课著称的创新式学校,教学模式以学生为中心课程为主导。目前,Altschool每个学校不超过4个班,一般是学前班到1级,2年级到5年级,6年级到8年级的。每个班不超过25个人,每个班至少配2名老师。

  融资情况

  2015年5月,Altschool获得新一轮1亿美元融资,其投资者包括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风投公司Founders Fund和安德森· 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等。

  但是,很多在线教育公司仍然处于早期阶段。大多数的资金还是投资于种子轮和早期阶段(天使轮,种子轮,A轮)。例如,在过去六年,投资到377家种子和早期阶段的公司的资金有8亿8千7百万美元,而仅仅71家后期阶段(B轮及以上)的公司就筹集到了14亿基金。即使在2015年,K-12的种子轮公司也占据了近一半的数量,而所筹集的资金还占不到30%。

 

    分阶段的K-12投资

  扩张阶段的投资正在增长

越来越多的种子轮的公司面临更多挑战,而且需要想办法吸引基金。
  越来越多的种子轮的公司面临更多挑战,而且需要想办法吸引基金。

  这些公司在用更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情:种子轮和A轮的在线教育公司获得投资额的中值要小于科技公司。在线教育公司2015年在种子轮获得的投资额大概在90万美金左右,而科技公司种子轮获得投资额的中值在140万美金。在A轮,在线教育公司获得投资额的中值在400万美金左右,而科技公司在A轮获得的投资额大概是540万美金。

    根据投资阶段划分K-12企业融资

  种子轮和早期阶段的融资主导了美国K-12在线教育企业的融资

然而,之后这种情况可能会变化。投资的增速也在放缓,这来源于这些投资人增高的期待,创业企业之间的激烈竞争和整体的投资环境的变化。
  然而,之后这种情况可能会变化。投资的增速也在放缓,这来源于这些投资人增高的期待,创业企业之间的激烈竞争和整体的投资环境的变化。

  2015年K-12科技教育公司想要从种子轮或者天使轮走到A轮阶段的中位数是540天。这个速度比去年起码慢了150天(5个月)。让某些公司不得不减少花销而且对资本的态度也更加谨慎。同时,B轮及后阶段的融资额和融资数目在过去六年也在持续上升。

    K-12在线教育产品

  这些并购可能会发生在哪里?仔细想想那些筹到资金的公司吧。

  我们将在线教育产品分为几类。从2010-2015年,有学习管理派,主要是给学校领导提供服务还有一些学习工具,这类公司是最多的,56个公司吸引了7亿3千6百万美金。很多都是AltSchool在2015年筹集的1亿美金贡献的。但是学习管理工具例如Schoology和数据系统例如BrightBytes在持续吸引用户和资本。

  教师需求领域则是另一个很大的市场,过去六年,84个公司吸引了4亿8千万美金。主要有Edmodo,Remind和最近的LearnZillon。

  很多公司还在用他们的基金去建立教师和学生的联系,这些一般都是免费的或者免费增值类应用。

  同时,同样在这六年。课程结构产品大概收到了学校经营产品一半的融资额:94个公司融到了3亿8千7百万美金。

  最后,其它品类占额庞大,2010-2015年间,有111个公司不属于以上的品类。一些投资人仍然对那些让学生(或其家长)付费的项目不太感冒,包括家教公司例如 Varsity Tutors和WyzAnt,还有学习资源类公司如Course Hero和Quizlet。

    受欢迎的在线教育机构的商业模式

  根据我们对24位活跃的在线教育投资人的调查,那些2B模式的商业机构是格外受欢迎的。

【干货】不得不读的全球教育产业投资风向
  【定义】

  2B:直接向学校或地区销售

  2C:直接向学生,教师和家长销售

  免费增值2B:对教师或者学生免费,对学校和地区销售升级版本

  免费增值2C:对教师,家长或者学生免费,对教师,家长或学生销售升级版本

【干货】不得不读的全球教育产业投资风向
  在最少前三的领域内,投资者告诉我们他们在将他们的喜好调整到那些有收益增长和有盈利模式的公司。 从2011年起,投资人就很关注那些“免费”的软件并且很关注活跃用户的增长,而现在投资人更想要那些能够产生收益的公司。我们调查了24家公司并且发现他们对那些在学校有影响的公司有着强烈的偏好。事实是,这个行业仍然在寻找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真正的问题是,教育行业到底有没有新东西出现,有没有明显强于培生集团的商业模式?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最大的成功也不过是被大公司收购罢了。”John Danner提醒我们,John是一个连续创业者,现在是Zeal,一家在线家教工具的CEO。

  然而,这种收购并不会很快发生,如果想要一个大规模的教育公司上市或者被更大的公司收购的话,起码要十年及以上。与此同时,在线教育投资基金-以及这些资金支撑的公司-很重要。这些投资能否创造一个新的生态系统或者还有大型教育巨头公司呢?

    结果!结果!结果!

  从2010年起创办的公司现在都必须开始展示,他们是否能够摆脱在线教育企业的宿命,并且开始呈现出色的结果。

  在线教育公司似乎总能找到各种方法来烧钱。但是现在,在线教育投资者开始直面一些教育界的难题并且期待能够成功的解决这些问题从而盈利。

    为什么在线教育创业企业会失败?

  在线教育创业企业面临着产品,市场,经济和管理方面的风险

在2007年的时候,Larry Berger,Wireless Generation的联合创始人,写了一个很坦诚的评估来解释为什么做一个在线教育企业家如此艰难。现在,3个大的出版商控制了85%的K-12图书市场,留给新企业的市场很小。不到12个企业有1亿到2亿的收入。另外“风投貌似对K-12市场很恐惧”,他说。他自己的公司大部分都是由天使投资人和管理层支持的。这让Berger在2010年成为了一个另类的英雄。Wireless Generation以3亿6千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尽管结构是被收购了,但这家公司命运仍然很坎坷。
  在2007年的时候,Larry Berger,Wireless Generation的联合创始人,写了一个很坦诚的评估来解释为什么做一个在线教育企业家如此艰难。现在,3个大的出版商控制了85%的K-12图书市场,留给新企业的市场很小。不到12个企业有1亿到2亿的收入。另外“风投貌似对K-12市场很恐惧”,他说。他自己的公司大部分都是由天使投资人和管理层支持的。这让Berger在2010年成为了一个另类的英雄。Wireless Generation以3亿6千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尽管结构是被收购了,但这家公司命运仍然很坎坷。

奥巴马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在2011年的报告中,指出:“对于在线教育产品来说,他们很难向他们的潜在顾客展现出有效性,而且市场由大公司占据,对于小公司来说生存空间也会被压缩。”
  奥巴马的经济顾问委员会在2011年的报告中,指出:“对于在线教育产品来说,他们很难向他们的潜在顾客展现出有效性,而且市场由大公司占据,对于小公司来说生存空间也会被压缩。”

  五年之后,在线教育领域发生了变化。今年早期,第七届的ASU-GSV峰会上,9家公司2010年之后创办的公司市值在2亿5千万美元以上。大概12家公司-其中包括一些像McGraw-Hill这样著名的公司,主要聚焦在K-12领域。

  在线教育公司仍然需要更多时间来思考他们的盈利模式。“想要建造一个大规模的教育公司可能要7-10年之久,这对于大多数风险投资家来说时间太长了。”Ellevation这家创办于波士顿的公司的联合创始人Jordan Meranus说。

  通过向投资人和基金要资金,现在的在线教育基金可能给自己多争取到了一些时间。在线教育公司同样可以通过孵化器和战略投资人来获取资金。

尽管又想盈利又背负着社会责任一开始对公司可能是额外的负担,投资人仍然相信这可能会让他们的公司更强大-对于首要的顾客学校来说,显然有没有效果是他们更关心的问题。“我们认为对学校来说有效果是一个很有竞争力的优势。”Amit Patel说,他是Owl Ventures的一个投资人。
  尽管又想盈利又背负着社会责任一开始对公司可能是额外的负担,投资人仍然相信这可能会让他们的公司更强大-对于首要的顾客学校来说,显然有没有效果是他们更关心的问题。“我们认为对学校来说有效果是一个很有竞争力的优势。”Amit Patel说,他是Owl Ventures的一个投资人。

  但是现在数据时代也在改变这一切。几个非盈利组织都在测试数据的有效性,包括LEAP创新公司和新成立的Consortium教育科技公司。“我们投资的公司都会测试自己产品的有效性,”Reach Capital的Jennifer Carolan说道。一个衡量标准是:学生使用这个工具前后的成绩对比。像GSV这样的基金会给这些提高学生成绩的公司颁奖。而且很多在这个领域获得大量融资的公司,比如BrightBytes,会帮助收集学生们使用这些工具后的有效性。

    所以到底什么时候能盈利?
迄今为止,2010年后的K-12教育公司还没有规模特别大的。一些在线教育公司在最近上市了,比如2U(高等教育),Chegg和Instructure(K-12和高等教育)。Chegg成立于2005年,在2013年上市了。另外两家都在2008成立,一家在2014年上市,另外一家在2015年上市。尽管很多科技公司想要进入在线教育市场来收购,但是大多数都选择在企业内部成立一个在线教育部门。例如谷歌,亚马逊,苹果和微软都逐步增加他们的K-12领域的投入,但是在过去五年的647家收购中,仅仅有1%是由大公司完成的。
  迄今为止,2010年后的K-12教育公司还没有规模特别大的。一些在线教育公司在最近上市了,比如2U(高等教育),Chegg和Instructure(K-12和高等教育)。Chegg成立于2005年,在2013年上市了。另外两家都在2008成立,一家在2014年上市,另外一家在2015年上市。尽管很多科技公司想要进入在线教育市场来收购,但是大多数都选择在企业内部成立一个在线教育部门。例如谷歌,亚马逊,苹果和微软都逐步增加他们的K-12领域的投入,但是在过去五年的647家收购中,仅仅有1%是由大公司完成的。

    不同类型的在线教育买家

  从2010年到2015年,一共有3种在线教育机构的收购类型

但是产业结构也在不断地升级。那些在行业中游的公司-市值在1亿美金左右-似乎最容易被收购。一些大型教育公司最近在收购市场都非常活跃。而且私募基金也开始更关注教育公司。技术巨头也加入了这场竞争,创业公司和收购公司在在线教育行业的平衡也将被打破,以后会有更多的并购发生。
  但是产业结构也在不断地升级。那些在行业中游的公司-市值在1亿美金左右-似乎最容易被收购。一些大型教育公司最近在收购市场都非常活跃。而且私募基金也开始更关注教育公司。技术巨头也加入了这场竞争,创业公司和收购公司在在线教育行业的平衡也将被打破,以后会有更多的并购发生。

最终,学校经营的方式也会发生变化-可能减少开销并且增加在线教育的参与度。Owl 基金的Patel管它们叫做刺激因素:学校更加强大的宽带平台,低成本设备的广泛使用,学校主动寻找个性化教学方案以及学生、教师和校长们的需求。“公司即使不需要一对一的销售人员也能扩张,”Patel补充说。而且综合起来,这些因素会最终改变游戏规则。他补充说,“我们见证了公司短期内疯狂扩张的全过程。”
  最终,学校经营的方式也会发生变化-可能减少开销并且增加在线教育的参与度。Owl 基金的Patel管它们叫做刺激因素:学校更加强大的宽带平台,低成本设备的广泛使用,学校主动寻找个性化教学方案以及学生、教师和校长们的需求。“公司即使不需要一对一的销售人员也能扩张,”Patel补充说。而且综合起来,这些因素会最终改变游戏规则。他补充说,“我们见证了公司短期内疯狂扩张的全过程。”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鲸媒体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深度调研:国际资本如何看K-12在线教育项目》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