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投资人:为何我看好科技领域未来的投资机会?

2016-12-25 02:30:00 和讯名家  王艺多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12月22日,2016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四季酒店隆重召开。本次峰会,猎云网共邀请到了15大独角兽公司领袖,40余位VC大佬,50多位创业精英,400多家投资机构到场参会,吸引创业者超过千人,竭力打造一场极具价值的顶级创投盛会。

  在峰会下午场的演讲环节,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为全场一千多位参会者带来了题为《押注技术投资后的冷思考》的演讲。李丰表示,从经济滞涨,到金融危机,再到大规模失业,这是经济周期性波动的典型体现。目前我国正在经历曾经日美经历过的经济周期性波动。而美国坚持跨越多个经济周期,进行技术升级与人才技能转型,用科技重塑了国家竞争力。

  有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7.8亿的就业人口,农业、工业、服务业就业人口占比大约为38%、27.8%、34.1%。工农业人口加起来接近5.2亿。所以李丰认为,处在经济转型的中国,也应该利用科技升级,对劳动力技能进行大规模转化。

事实上,投资科技类项目,也是峰瑞资本长期关注的。例如今年峰瑞投资的声智科技、电科华云、翼菲机器人等项目。李丰介绍,峰瑞资本如今管理资金超过36亿元,其中19%都用于科技领域投资。
  事实上,投资科技类项目,也是峰瑞资本长期关注的。例如今年峰瑞投资的声智科技、电科华云、翼菲机器人等项目。李丰介绍,峰瑞资本如今管理资金超过36亿元,其中19%都用于科技领域投资。

  猎云网了解到,李丰曾加入过华兴资本,参与或领导了多个案例的融资,包括安博、万学、红黄蓝、清华数字博识等。曾为 IDG 资本最年轻的合伙人之一,TMT 领域的顶级投资人,侧重于对教育消费领域及 TMT、高科技等相关领域的投资,在互联网金融上主导了对宜信,Ripple, Coinbase, 百分点,挖财等公司的投资。2015年8月和林中华一起成立峰瑞基金。

  以下是李丰的演讲实录,猎云网(微信:ilieyun)整理删改:

  非常感谢在猎云网组织这个会,我的题目叫“押注技术投资后的冷思考”,不管16年对我们大家意味着什么,无论如何要到2017年了。在过去的这一年最大的事情,对于你和我,对于这个世界上足够多的人都是挺不容易的。

  不管是中产阶级,还是有钱阶层,还是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还是体力劳动者,大家都挺焦虑。投资人也焦虑,因为整个市场钱从美元变人民币,LP也不一定很健全,风口还都没有,大家到处找风口。创业者也很纠结,一会儿是寒冬,一会儿说不是。这个世界上挺多人也焦虑。我们讲讲过去一年大家为什么焦虑。

  我们是怎么走到了这一天。当然这件事本身跟技术投资稍微有点关系,为什么突然一下出现了这样的一些现象,美国人也不容易,中产阶级觉得怎么选了这样的总统。英国中产阶级也焦虑,好好的全球贸易流通机会,脱欧了。还有意大利新的宪政和新的选举,和潜在的脱欧等等这些事,中国汇率压力也大。

  有两个有意思的观点,讲出来为什么全世界人民在这一个阶段,各种不同社会地位和财富地位人都在焦虑,大家是怎么走到这里的。其中有一个小片断是经济规律,这个经济规律仅供参考,就是在过去十年当中,全球从来没有经历过一次像过去八年,如此长和如此激烈的流动性周期。

  这句话听起来特别有学术,简单来讲就是全世界从来没有过这样一次在这么长时间范围之内,如此多的国家一起印了如此多的钱,很长的流动性周期。全世界人民各个阶层,包括投资也是(很焦虑)。

  原因是因为在每一次每个地区产生流动性周期的时候,钱多的时候本质上钱作为典型的生产资料和工具,最终在钱多的时候,经济学上有简单的判断,叫做钱越多资本效率越高劳动效率相对降低。钱多的周期用钱赚钱比用劳动赚钱效率来得高。

  这件事情结果会导致在一个周期里贫富差距可能会增加。这件事为什么导致全球很多中产阶级者焦虑。这就是为什么吴晓波哲学有效,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这样周期的尾部提供劳动效率人会有一定程度上因为贫富差距增加,因为在这个周期里钱多又没赚钱一到钱产生不满情绪,如果在这个周期的节点上凑巧碰到了政治事件。比如选举,公投脱欧,大概这些情绪会被表达和宣泄出来,造成了黑天鹅事件。

  这是全世界很多中等发达国家,中产阶级焦虑,劳动人民的焦虑是要表达他们的情绪。中产阶级焦虑是害怕出现的,或者富裕阶层焦虑是害怕出现这样的黑天鹅。结果还是看到一个又一个。

  但是出现如此多的黑天鹅事件,伴随着另外一件事也引起了我们的焦虑,看到了整个世界正在出现的现象是非常莫名其妙的,中等发达国家,含美国,都吆喝制造业回到自己的国家,不管是西欧还是谁。中国的现象是我们国家在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创新转化生产力,来完成我们的工业升级。这是2016年在过去大半年里大家都在做的事情。

  在这块也有一个小问题,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全世界这些奇怪的现象,这些中等发达国家为什么要把制造业往回拉,中国为什么在这个基础上第一次下如此大的力度创新转化生产力。除去刚才讲的流动性因素之外,原因是因为大家把制造业拉回来,表观上给了劳动人民一次更好的就业和致富的愿望,这肯定是一个政治表达。除了这件事还有一个特殊的周期,在二战以后过去的60年,或者二战以前经历了三个技术周期,二战以后到今天,50年代美国开始到今天,经历不完整的技术周期。

  什么是完整和不完整?一个完整的技术周期不管是哪种基础技术上,不管它是哪个类别,每一个技术周期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这个技术开始诞生和成长在诞生它的行业,并且促进这个行业大规模发展。主要因为它提供了新的效率工具,因为它是技术创新。

  第二个阶段就是流水线假定发生在汽车行业,汽车行业因为流水线的改造提高生产效率,降低了成本,释放效率。第二个阶段通常是这个技术周期和效率工具开始变成社会各个行业的底层和基础设施,它开始改变各个行业的管理流程,成本结构和各个行业,如果把标准化、规模化制造的流水制造不放在汽车行业,而是放在了所有工业制造业当中,这叫第二周期。

  讲完了这句话,从技术周期来看跟我们今天的焦虑,跟我们看到的世界各国现象有什么关系?从50年代开始经历了第一个60年或者50年,经历了技术周期的第一个阶段,促成了如下的一些社会现象,把这个周期当中诞生这种技术创新的一些企业变成了当今世界最大的企业,这是很多人观察到的变化。

  换句话说,排名世界市值第一是评估,第二谷歌,第三是微软,前十名还有中国一两个公司。我们要问的问题是这些公司为什么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官司,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这一个技术周期里,这50年或者60年很长的技术周期里,他们是对技术周期当中的创新技术生产率应用最好最全最多的企业之一,所以他们变成了效率最高的企业,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企业。

  第一个问题是美国大概从70-90年代末期只在信息服务相关产业增加了3000万就业岗位,从95-11年计算机制造一个行业净增加了1200万就业岗位。它带来另外一件事,80-90年计算机制造机相关产业只占美国私营GDP的3%,但是贡献了十年当中在美国私营GDP增长全要素生产效率提高的33%,它仅用3%贡献了33%的生产效率。

  从1960年-2006年,在这56年当中,在美国GDP增加值当中,计算机及相关产业只占了5.3%,但是贡献了年度2.6%的经济增长,以及在这56年当中所谓生产效率提高的25%。

  所以我讲完这些话就理解了第一个周期是什么,造成了什么世界现象,造成了什么公司现象,造成了哪些世界级大公司,以及为什么会走到这里。

  焦虑和世界关系现象是什么,是因为大概面临到这个行业或者各行各业开始进了第二个周期,就是我们把一个技术创新的生产力和生产效率工具从诞生的行业开始进入和普及到各行各业,这件事带来很多的社会影响。

  除去经济价值,因为它改变了生产结构,它改变了各行各业成本结构和生产力方式释放价值,当然在长期,可能是20年,可能是30年,可能是40年会带来更大的社会效应。

  但是也带来了一些社会上的效率,原因是蒸汽机发明后,工具在越来越被替代,被机器给替代。这种过程当中涉及到劳动技能的转化,不管劳动技能对于企业还是个人而言都涉及这个问题。这是很长时间维度看今天全世界所正在出现的社会现象。

  解释完这件事你大概可以从硬一另外一面理解,为什么中国创新科技创新转化生产力,以及全世界都开始想把高端制造业往回拉,以及汽车制造、医疗、能源、半导体这些超大型行业当中都出现了新的技术模式或者新的发现模式,或者新的创业模式。

  在过去一两年当中,答案是因为同一个,大概我们曾经讲过了这个周期当中造成最主要的生产力工具开始进入各行各业来改变各行各业当中生产力结构和生产率效率。难免造成一些社会影响,我们今天心里的忧虑,我是VC也担心,是不是过了几十年我的工作也慢慢被新的生产方式替代。这是到今天全世界很多人,很多发达国家,包括中国每个阶层的人心里都有不安定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凑巧走在了这个点。

  当然我们用更长期的看,意味着后几十年里几乎看到足够多的行业会在一个周期的第二个阶段被显著改变,不光是流程改变,涉及到从管理到生产方式,到生产效率工具,每个节点上的改变。这件事带来了机会,也带来了效率。

  这是今天能看到的,如果往回看2016年,为什么2016年当中不光中国,全世界都表现出了足够的政治、就业、财富与焦虑的压力,是因为在过去一年或者两年当中,我们不仅经历了全世界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流动性周期,除此之外还正在经历足够长时间的维度,可能是70、80、90年当中的第二个阶段。

  这是为什么今天从投资上风口越来越少,在现在看出所有现象当中的经济规律。

  以上主要是为了回顾2016年每一个人,包括我们在内每个人,每个社会角色因为自己所处在的阶段和经济地位,因为我们面临共同的长周期和共同的无共性周期,所以我们一样面临的焦虑,虽然焦虑来源各不一样。

  不管怎么样,2016年都过去了,我们还是要看2017年。如果你愿意用刚才我讲的用很长时间的维度来看,在座绝大多数比我年轻,我相信你们肯定应该比我创业时间长,活的时间长。从足够长的时间看明年,看今天,大概这二三十年当中面临各行各业看似最焦虑,但可能是最好的时间段,每个行业因为不可避免的历史力量都被这样的技术周期影响和改变,预祝大家2017年比2016年过得好,谢谢大家!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责任编辑:孙立欣 HF017)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投资人:为何我看好科技领域未来的投资机会?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