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轻松筹子公司一投资项目被指违约 投资者称不知店铺迁址

2017-05-24 00:05:00 法治周末 

  从众筹平台本身的长远发展来讲,平台还是应当承担起应有的责任,从信息核实、大数据分析、实地走访等多角度,更深度地了解所推介的项目,尽力减少信息不对称,保护投资者,防止欺诈

  “4月份的分红应该在5月15日到账,但这都过去一个多星期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从5月初开始,查看自己“轻松投”的账户成了谢江(化名)每日必备的功课。

  轻松投是北京轻松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众筹平台,其线上项目多为餐饮类实体店。此前,所有“轻松投”业务都是在“轻松筹·投资版”开展,2016年4月19日北京轻松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后,相关业务全部转移到轻松投公司,网站名称由原来的“轻松筹·投资版”变更为“轻松投”。据了解,轻松投为轻松筹的全资子公司。

  去年3月,谢江通过轻松筹微信公众号接触到轻松投的众筹项目,分别投资12500元、12000元参与了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和瑞蜜可杭州城西银泰店两个项目,每个月几百元钱的分红让谢江很是满意。

  但好景不长,今年2月,几位投资者到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考察,发现店铺已在1月份关门,谢江一下子蒙了。

  “店都没了,分红怎么还在继续?会不会有一天什么都没有了?”从那以后,谢江的心一直悬着。

  项目关店投资者不知情

  据轻松投平台显示,爬爬步步是一个高端糖果品牌,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项目众筹目标100万元,于去年3月众筹成功。该项目单份投资额为6250元,所占份额0.25%,投资期限两年,预期年化收益19.01%。投资者每个月都会拿到分红,分红数额根据店铺的月营业额和净收益来计算。

  据多位投资者提供的“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项目分红报告”显示,从2016年3月至10月,(单份投资)每个月的营业额分红在50元左右,利润分红在48元到65元之间;但从11月份开始至4月份,营业额分红没有太大变动,利润分红却大幅降低,从21元到3元甚至到0元。

  “从去年11月开始分红大幅减少,我们投资者就觉得不对劲,这个浮动太不正常了。”谢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之后两个月,情况依然如此,几个投资者坐不住了,便按照项目地址找过去,才发现店铺早在1月已经关店。

  投资者感到奇怪的是,北京国贸店确认关店后,每月“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项目分红报告”还会通过平台发给投资者。2月中旬,当投资者将这个问题反映给平台时,轻松投负责投后的工作人员表示不知情,称会派人核实。

  之后,轻松投的相关负责人向谢江等投资者确认,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迁址到了华润五彩城,并与投资者协商,将其对北京国贸店的投资业务转移至华润五彩城店,按照华润五彩城店的营业情况对投资者进行分红。

  谢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投资者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但多次和平台、项目方沟通无果后,如今无论是平台方还是项目方都已经不再理会投资者;目前,谢江等投资者每月还会收到项目分红,只不过(单份投资)分红的数额从之前的近百元减少到二十多元,缩水幅度高达80%。

  谢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自从知道北京国贸店关门后,自己已经不在乎分红了,他担心的是华润五彩城店会不会也突然关店,自己投入的一万多元本金还能不能拿回来。

  “4月份的分红在一周前就该发了,现在还没发,不会也要出事吧。”他忧心忡忡。

  关店搬店存疑团

  越来越多的疑惑涌上投资者的心头:项目方为何要对投资者隐瞒关店的消息?平台方为何对关店一事不知情?这一切是事出有因,还是刻意隐瞒?

  法治周末记者试图联系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的相关负责人,但多次拨打其手机号均显示忙音。随后,法治周末记者又联系了轻松投母公司轻松筹的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给记者发来了几份情况说明。

  对北京国贸店的情况,说明中回应称,该店因为与国贸合约到期,加之母公司经营策略调整,不在原址继续开店,转而在华润五彩城设立新店,并将华润五彩城店的收益向投资人分红,但由于项目方未能及时披露该信息,造成部分投资人误以为该店面不存在,目前该项目分红正常。

  但公开资料显示,华润五彩城店并非今年才开业,记者从大众点评上看到,早在去年10月,就有消费者到华润五彩城店进行消费。

  那国贸店到底是迁址还是关店?

  轻松投的法务负责人郭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项目方原本表示会在国贸店附近商场选址重新开业,但是考虑到新址搬迁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按照关店处理,会给投资人造成很大的不便及损失,所以平台跟项目方最终的协商结果是,项目方承诺用其另一家连锁店即五彩城店的收益支付给投资人。

  而对于投资人所称的平台不知情一事,郭文表示,从新店需要搬迁的通知到最终的解决办法确定,平台方负责投后的同事均在第一时间告知了投资人,并保证与投资人的及时沟通,“目前,爬爬步步各项目分红均正常进行,国贸店和五彩城店原本承诺给各投资者的分红及收益均未受到实质性影响”。

  “我们的分红大幅下滑,怎么能说没受影响?”杨红(化名)在轻松投上共投资了七个项目共计60250元,其中在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的项目中她投资了6250元,对于平台的说法,她表示无法接受。

  她表示,当初投资的项目就是国贸店,这点在和项目方签订的合同中写得很清楚。

  谢江、杨红等投资者认为,当初之所以选择投资北京国贸店,就是考虑到其位于商业中心,客流量大。如今无论项目方到底是变更了店面地址,还是用另一家店的收益给投资者分红,都不是投资者想要的,因此投资者有权拿回本金。

  谢江提供了一份投资者和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项目方签订的《合伙协议》,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协议规定,项目方需对一些重大事件进行披露,如涉及项目的业务模式、方向发生重大变化、涉及合伙企业的诉讼等,但并没有对项目的选址变更等进行约定。

  北京一位资深私募股权律师表示,选址对于餐饮经营非常重要,地址对餐饮店属于关键商业因素,地址的变更属于项目的重大变更,如果合同中并未明确约定允许项目方可以变更地址,则应经投资者同意方可进行,或者说至少应当通知投资者,项目方私自变更地址的行为,属于违约行为;使用另外一个店铺的收益代替本项目收益,也属于违约行为。

  记者注意到,《合伙协议》规定,违约方应就其违约给守约方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此,该律师表示,投资者有权要求违约方对其损失进行赔偿,如果二者没有达成赔偿协议,可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身权益。

  平台若尽到审核义务则无需担责

  除此之外,投资者表示,此前在轻松投组建的官方QQ群中,平台客服对投资者宣称,平台会对项目进行融后管理,并且对店面的客流量、收银系统有监控,而爬爬步步国贸店关店一事证明,平台并没有做到这一切,因此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对此,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刘永斌表示,爬爬步步北京国贸店项目是股权众筹项目,项目方与平台之间属于居间关系。目前法律对股权融资平台的义务尚无明确规定。

  “但从法院相关判例来看,平台最重要的责任是信息审核,也就是说平台要对项目的真实性进行审核,保证项目是真实存在的而非项目方编造,只要平台能做到这一点,项目融资成功之后再出现问题,平台是不需要也没有能力对投资者负责。”刘永斌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他还表示,若投资者有证据证明,客服在QQ群中宣传过平台会对店面的客流量、收银系统进行监控,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些监控,那么可以认为平台涉嫌虚假宣传。

  网贷天眼副总裁潘瑾健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股权众筹属于典型的风险投资,投资人需自担风险,发起人不能向投资人承诺收益或保本保息,如果协议期内门店倒闭,而投资人不能证明发起人在经营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投资人的本金则很难收回;如果平台对项目的真实性进行了审核,投资者也无权向平台主张权利。

  潘瑾健认为,众筹在我国是新生事物,除了政府加大监管力度、行业增加自律外,作为平台,对参与融资者的主体资格要严加审查,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和风险识别机制。

  “在股权众筹项目中,项目发起人出于害怕泄露商业秘密或者保护知识产权的目的,对项目本身的信息和自己的信息可能不愿意透露太多,这样一来,就会出现信息不对称。”潘瑾健认为,一旦信息不对称,投资者对项目的具体情况、发起人的征信情况等无法作出详细调查和真实判断,投资可能会有风险。

  前述私募股权业务律师认为,从众筹平台本身的长远发展来讲,平台还是应当承担起应有的责任,从信息核实、大数据分析、实地走访等多角度,更深度地了解所推介的项目,尽力减少信息不对称,保护投资者,防止欺诈,这也是众筹平台取信投资者的根本之道。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轻松筹子公司一投资项目被指违约 投资者称不知店铺迁址》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